NOVEL  

比賽之後李知勳就照常的上下課,反常權順榮就再也沒出現在他視線中了,李知勳時不時會憶起那熱烈的吻,不自覺的撫上唇,又覺得自己很傻。

雖說權順榮對自己的喜歡一目了然,也在自己面前翻了底牌給自己看,但總覺得這一切都太快了,而且自己跟崔勝澈的糾葛也還沒結束,我從沒有回應他,他就站在那等待我回頭的那刻。

過了大概一個禮拜吧,權順榮來找他了。

「知勳。」比任何時候都還要低沉的聲線,疲倦的樣子一看就能知道。

「你說吧」沒有不耐煩的語氣讓權順榮一下抬起頭。

「我喜歡你。」四個字一下的撞了進去李知勳的耳中。

李知勳低著頭嗯了聲,然後抬起頭,

「那一個禮拜都消失的原因。」文不對題的丟了一個問題給對方,雖然李知勳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問的原因在哪。

「崔勝澈來找我了。」

難怪連崔勝澈也沒來找自己!

「他說要讓我放棄你,不然就讓我在舞蹈科待不下去。」

「可我真的很喜歡你,從開學的第一天。」

「我知道這段感情不會開花結果,可能連一絲絲的希望都不會有」

「但,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講完這段話,權順榮的臉稍稍的紅了起來,李知勳聽完後笑了笑,

「那,舞蹈科呢?」李知勳抓出了重點又丟了回去。

「有你足矣。」權順榮牽起李知勳的手。

那天,並不是陽光明媚的一天。

 

跟權順榮在一起消息很快的就到了崔勝澈耳中,在學校中崔勝澈的地位也不可小覷,

舞蹈科有一個權順榮,音樂科有一個李知勳,嘻哈音樂有一個崔勝澈,這三個人基本上都快變學校的鐵三角了,這下三角之中的兩角連理了,崔勝澈寫到一半的詞被撕的亂七八糟之後,走出教室門外。

到了李知勳的教室外看著那兩人有說有笑,內心的怒火一下轟的燃起,

「李知勳你過來。」扯著人就這樣走了。

權順榮並沒有上前阻止,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出現了。

 

天臺上的風,熱的跟崔勝澈的怒火一樣。

「在一起了?」

「事與願違,崔勝澈。」

「你應該知道,你畢業就要飛去美國了吧。」一把刀就這樣血淋淋的傷了李知勳。

血紅的鮮血流淌了整個未來。

「知道,我知道這很難收拾,但感情這種事情。」

「那你知道,我跟他說過甚麼吧」

「知道。」

「那還那麼奮不顧身?」

「我不在意,我想給他我現在擁有的世界。」

崔勝澈愣了很久,沒想到最後擁有李知勳世界的是權順榮,多年以來的戀情終究被自己扼殺了。

 

跟權順榮的日子跟花蜜一樣甜蜜,權順榮時常帶李知勳離開那個看不到陽光的工作室,然後帶他到處走走,然後吃吃喝喝,平凡的跟普通人一樣。

但當李知勳回到工作室的時候,就會想起自己跟順榮的戀情走不到最後,

如果把這段說是曇花,也不為過,但一現之後的漣漪會一直不斷下去,李知勳常常想著就流淚,權順榮的出現無非是把他的世界撞出一個光芒可以照進來的存在,在之前只有崔勝澈無聲的陪伴,但那都是沒有愛情存在的,誰知道崔勝澈也喜歡自己許久。過往的李知勳成天只和樂器跟紙筆相處,枯燥乏味的人生早就不被李知勳在意,家裡的安排自己只要照走就好了。

但權順榮的出現,實在是讓自己想為自己活一,哪怕,就那短短的片刻,那也夠自己帶去美國回味了。

 

高中的日子跟花開花落一樣,隨著悶熱黏膩的天氣到來,高考的日子也不久了,全校的肅殺氣氛隨著太陽的熾熱更往上了一點,

李知勳倒是為自己的美國大學徵試忙得不可開交,天天修曲子,又要準備校內模擬考,沒有一天是能喘的過氣的,就因為這樣跟權順榮相處的日子變得更少了,權順榮也為自己的舞蹈考試正在以最快的效率來練習跟讀書,腦中一有空閒就是想著李知勳。

 

高考的日子很快就來了,考生用著謹慎的態度應考,李知勳並沒有應考。

權順榮並還不知情。

考完的當下,不管是當天的天氣有多炎熱,瞬間都變了沁涼起來。

「李知勳居然沒有來考試耶」聽到同間試場的人正在討論。

轟!權順榮的心底有許許多多的不安,為甚麼不來?為甚麼不來?

準備應考的期間是少了很多時間關心知勳,那為甚麼不來應考這種事情自己都不知道,權順榮決定找崔勝澈問問。

 

「崔勝澈,李知勳為甚麼不去考試」

「去美國了。」

外頭下著雨,滴滴答答的聲音跟權順榮臉上的淚一樣。

「他有留了一首歌,跟這封信。」

「他說,要你好好的」

 

高考後還要有兩個禮拜才會畢業,權順榮沒有到校,成天在家喝酒,寧願醉死也不要得了相思病死亡。

權順榮的好友是跟自己同系的李燦,得知自己朋友已經三天在家酗酒之後就到他家去,

「別喝了!」

「李.....燦啊,你告訴我為甚麼他就這麼走了,為甚麼,為甚麼啊」

「你先把酒給我收起來」李燦其實也跟崔勝澈很好,自己問好崔勝澈之後才來找權順榮的。

 

「知勳早在高一的時候就計畫好要去美國了,但他遇見了你之後卻知道了愛情的美好,但他沒有權力拒絕家中的安排,也不想讓你跟他之間有個隔閡就這樣談著戀愛,他知道你會恨他,但我相信知勳哥會再回來的。」

權順榮想了非常久,牽著李知勳的手的時候對方會收緊了手,抱著李知勳的時候對方會靠的再近一點,可能真的是怕自己帶不走甚麼吧。

權順榮拿起手機,打了最熟悉最深愛的號碼,

「您撥的號碼不存在。」

「您撥的號碼不存在。」

「您撥的號碼不存在。」

權順榮跑到了李知勳的工作室,想起崔勝澈說知勳有留下一首歌給他。

在工作室的電腦旁邊有一片CD,上面寫著:You

放進去之後傳出來的聲音並不是歌聲,

「順榮,你看到這個影像的時候我應該已經在飛機上了,很抱歉,我們的感情是以這種方式結束的,我也很想告訴你,對你坦白,但我太貪心了,想擁有你對我好的模樣而不是擔心我何時離開的樣子,你啊,就趕快找個更好的人吧,我,會好好的。」

李知勳眼角泛紅地說完,這恐怕是權順榮聽過李知勳最多話的一次吧。

 

我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了,一輩子都不會。

 

創作者介紹

涵ヽ(●ゝ∀・●)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然後呢
  • 好想罵李知勳(要忍住
    你寫順燦好了我可以接受(自暴自棄
  • 燦尼跟勝澈一樣是關鍵!!!

    涵ヽ(●ゝ∀・●)ヽ 於 2017/08/16 00:11 回覆

  • PEI
  • 摁摁 崔勝澈你罰站去 (欸你
    知勳是不得已才做這個決定吧...
  • 不可以 崔勝澈靈魂人物耶T_T
    這才剛開始呢 李知勳的各種決定

    涵ヽ(●ゝ∀・●)ヽ 於 2017/08/16 00: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