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別想了,很快就會回來了。」崔勝澈抱著李知勳,從沒想過會以這種擁抱著李知勳。

「你幫我最後一件事情吧。」李知勳抬起頭,望著崔勝澈,眼眶泛紅的看著崔勝澈。

外頭的雨,似乎從來沒有停過,滴滴答答的下在權順榮跟李知勳的裂痕中。

 

高中畢業典禮,權順榮並沒有看到李知勳,想必早就到了美國了吧。

夏天是個殘忍的季節,把零散的感情串成一段感人肺腑的回憶,又硬生生的拆開來,

權順榮看著同學們流淚,覺得自己的情感似乎被關閉了,從李知勳走的那刻開始,

自己在看了李知勳影像的過後,天天都是哭累之後睡著。

 

「順榮。」這個聲音,是崔勝澈。

「現在我說的所有話,都是李知勳要我給你的。」

「他要你忘了他。別想要找他。」

權順榮默不吭聲。

「還有,」崔勝澈深呼吸,不知道在準備甚麼。

「他說,他沒有喜歡過你。」

 

連畢業典禮都是下著雨的,權順榮在典禮結束後淋著雨回去了,李燦一直在後面偷偷跟著,

權順榮已經被雨淋到看不清前方的路了,好像看不清未來也沒有關係了,因為,自己的未來早已背棄自己了。

雨越下越大,權順榮臉上的淚也就這樣被沖刷的看不清了,

李燦很想衝上去給權順榮傘,但是又想讓對方好好靜一靜,畢竟自己喜歡的人正值一個受傷的狀態,

「李燦,出來吧,我知道你跟著我。」早就發現後面的腳步聲了,也知道是不想打擾自己才跟在後面的。

「順榮....」李燦讓權順榮進到傘中。

「你也覺得知勳沒喜歡過嗎。」

「我......」李燦很為難,他如果說不是,那權順榮就會繼續為了李知勳奉獻他的心,那如果說是呢,李燦也難保權順榮的狀態會不會繼續萎靡。

「知勳一定很喜歡順榮,應該是想讓你死心吧。」李燦幾乎快哭出來了,自己喜歡的人卻變得如此這般模樣,自己喜歡的權順榮可是陽光的樣子,沒心沒肺的樣子。

「李燦,你喜歡著我吧。」

雨停了,彩虹正悄悄的伴隨雲朵。

「我........唔!」李燦的手上的雨傘就這樣掉了下去,雙唇被權順榮佔據,自己喜歡的人的氣息正點燃了李燦的濃濃的愛意。

如果問權順榮為甚麼吻上了李燦,他自己也說不明白,可能是自己正脆弱的時候有個人出現了,說著安慰著自己的話語,讓自己混亂不堪的心穩定了下來,才吻了李燦吧。

這個吻,李燦並沒有感受到一丁點權順榮的愛,只是把自己脆弱的心暫時寄放在某個安穩的地方。

「李燦,謝謝你。」然後權順榮就抱著李燦。

「順榮,離開他吧。」李燦掉下了淚。

權順榮放開了李燦,看著李燦哭花的臉,用自己的手拭掉了對方的淚痕。

「李燦你明知道不可能啊。」權順榮覺得自己已經走錯了路,已經開始走偏了。

「那你何必多情的吻了我。」李燦的淚,正一道道的劃傷了權順榮的心。

「我........」權順榮說不出話。

「我沒有關係,順榮,忘了他。」

知道李燦是為了自己好,但自己的心跟腦袋早已根深蒂固的埋下了李知勳的一切了,

難怪人們都說不要再十六七歲愛上一個自己最愛的人。

 

高中畢業之後,權順榮選了一個不遠的大學,可能是怕自己離開之後,那些曾與李知勳一起的氣息會隨著時間的洪流被沖刷走吧,

「李燦,今天喝酒嗎?」自從跟李燦有了那個雨中之吻,兩人的關係變得很微妙,常常往夜店跑,權順榮曾經擁有的陽光氣息,也被洗的一乾二淨,現在的權順榮是人見人愛的性感尤物,夜店的每個人看到權順榮都想把他拆吃入腹,但權順榮始終沒在夜店留下甚麼痕跡,始終自已的心中只有掛念那個遠在美國的李知勳。

「你也來很久了,何不就玩一把呢?」李燦被一個外國臉孔的男子摟在懷中,玩味的說著。

「你自己玩吧,我就喝喝酒解解愁。」

每次喝到爛醉之後就會睡在吧檯的權順榮,都是被玩了一圈的李燦扛回家。

每次扛著權順榮回家的的時候,李燦都很希望李知勳明天就能回國,看一下自己費了很多力氣編織的謊言傷了權順榮那麼深,原本是想讓權順榮帶著恨這種感情惦記著李知勳的,可卻事與願違的讓權順榮痴痴地等待了。

 

這一等,也讓權順榮的大學生活,也等過去了。

大學並沒有特別讓權順榮想惦記的,自己選了表演藝術科,也是順順利利的修完了每一個學期,身邊依然圍繞了很多追求者,但權順榮都沒有答應,自己讓李燦一個人失望已經夠差勁了,而李燦這個人就這樣跟他上同一個大學,一直在旁邊默默的守護他,不期望他會回頭看自己,只希望他能盼到那個遙遠的人。

「順榮啊,出去找份工作吧。」

「可我現在....」

「至少麻痺一下自己的心,總喝酒,也不好啊」

權順榮抱了李燦,李燦的心又沸騰了。

李燦推了推權順榮,想讓這男人的氣息趕快散去,權順榮反而抱的更緊。

「李燦,如果我沒有遇見李知勳.....」

「停。我不想聽。」李燦知道權順榮想說甚麼讓自己更心動的話。

 

權順榮聽了李燦的話找了工作,是一間音樂公司,是缺一個助理。

「你好,我是權順榮,今年二三。」

「為甚麼要來應徵這個職位,這個職位可不好當。」是一個男人,聲線還算低沉,但其實說是男人,歲數感覺也跟權順榮差不多。

「平淡、萎靡的生活需要一劑麻藥。」

坐在辦公椅的男人笑了笑,要權順榮明天來上班。

 

這份工作的確不順利,每天要看的文件比高考那年的書還多,密密麻麻的審核,跟許許多多的合約跟邀約,

「順榮,還行嗎」這男人的聲線很溫和,像隻貓咪一樣,但又少不了該有的嚴肅。

「我等這個邀約整理好再把這個合約審好,再把.....嗯?」當權順榮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男人抓住了他的手。

「陪我吃個飯吧。」

 

男人帶權順榮來的餐廳,的確蠻符合男人的檔次的,地板鋪滿了絨布,走起來柔柔軟軟的,餐廳的音樂流淌的氣息的確讓人感到放鬆,又不失該有的高雅,

「隨便點吧。」男人笑了笑,示意讓權順榮隨意點。

「我、都行。」這奇怪的結巴,權順榮根本找不到理由。

「那我來吧。」男人又笑了。

 

上來的菜,其實權順榮不在意,重點是男人口中的話,

「我叫全圓佑,我好像一直都沒跟你說,然後是我的助理。」拿起紅酒杯,晃了晃,很是有氣氛。

「我的助理的確難當,你確定要繼續嗎?」

「你說你的人生需要一劑麻藥,藥量不會過了點嗎?」

「還是你,缺的是激情。」

權順榮差點把紅酒咳出來,但男人泰然自若的繼續他的,

「我是有故事的人。」男人說了這句話。

權順榮放下手上的杯子,看了男人,那眼眸的確沉了很多不該是這個年紀該有的成熟。

 

全圓佑的內心,有一個金珉奎存在。

創作者介紹

涵ヽ(●ゝ∀・●)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然後呢
  • 好吧!收回我上一篇說的話
    順燦我也不太能接受!!!
    好煩喔你這篇文
  • 後面都會完好的
    而且這篇文就是很亂!!!!!

    涵ヽ(●ゝ∀・●)ヽ 於 2017/08/16 00:12 回覆

  • PEI
  • 好像比我混亂很多 (說完就落跑
    全圓佑真的不適合這個路線 xDDDDD
  • 很混亂阿 後面澈漢珉佑要上場了 更混亂呢
    還要想想金珉奎有女朋友了

    涵ヽ(●ゝ∀・●)ヽ 於 2017/08/16 00: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