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2941898-1065542647.png  

(上)

金明洙,人格分裂症。

貓與豹的分身。

李成烈,陷入泥濘的。

跟李成鐘曖昧不清,跟金明洙仇恨的關係。

 

 

瀏海擋住了一個外表俊美的男孩的眼皮,男孩眼中淚光閃閃的想挽留住居高臨下看著自己的男孩。

 

 

「成烈......我說了不是我。」叫李成烈的男孩眼裡滿是暴戾,聽到男孩的挽留的語氣眼中閃過一瞬異樣又馬上變回來。「你怎麼彌補我的李成鐘!你說!」甩開拉住自己的手,李成烈把男孩拉起來推到牆壁,男孩眼中都是畏懼希望男孩不要衝動。李成烈沒有衝動只是死死的盯著前方被自己禁錮的男孩,在男孩的眼中一絲罪惡感都沒有,他說不是他害李成鐘自殺的。該信他嗎?

 

 

金明洙,我看不透你。

 

 

李成鐘是金明洙的弟弟,在李成鐘被領養到金家來後,金明洙的所擁有的寵愛都化為泡沫。李成鐘跟金明洙一起來上課,李成烈慢慢的對李成鐘也是情有獨鍾。金明洙知道後一樣扯出了笑容說著沒關係你幸福開心就好。心中是多麼希望自己的朋友可以喜歡著自己。即使一秒。

 

 

悲劇的事情來臨了。李成鐘跟金明洙說不要打擾他跟成烈的生活希望可以離開成烈身邊。金明洙不想要也不願意。李成鐘一怒拿起刀子架在自己的頸間旁,銀色的刀刃配上白皙的脖子,顯的刺眼。但金明洙非常想要李成鐘消失,消失在有自己的世界,因為他一人,所有自己的該有的愛、關懷都像泡影一樣消失殆盡。金明洙站立對著李成鐘,冷冽的眼神掃著那把刀刃跟李成鐘,金明洙希望,趕快劃破脖子吧!鮮紅的鮮血流出脖子之後,你,就不在這世界了。如金明洙所願,李成鐘自殺了。所有金明洙的想法只是都藏在那冷冽的表情後面。他不打算跟別人說為什麼自殺,更不想讓李成烈知道。憑什麼要他知道?我只是喜歡李成烈,為了他,得不擇手段。

 

 

被李成烈掃著目光的金明洙一點羞愧感都沒有,為什麼得愧疚於你呢?李成烈,這是你該得到的。一直以來,你都是我唯一的暗戀對象,憑什麼因為一個李成鐘的出現而毀了我自己。李成烈看不清楚眼前的人的想法跟那被層層枷鎖鎖的緊緊的心。心裡的憤怒就油然而生。「賤人。」李成烈稍稍的收回了他的憤怒轉變成冷漠。「成烈…。」又轉回柔情似水的金明洙。不是自己想要的,而是這是他的病。

 

 

所謂的多重人格。

 

 

金明洙回到了金家,大家都恨自己害了李成鐘,可是他自己只是喜歡跟愛著李成烈而已啊有什麼不對有什麼錯誤嗎?自己只能每天看著窗外的星星,讓夜光灑落在床單讓自己的心境努力的冷靜下來不要讓自己的病情在嚴重下去。有時候連金明洙都快崩潰了,為什麼在自己最需要別人愛他的時候,李成鐘出現了?這是報復還是?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男孩抱著膝蓋,看著窗外、倚在牆上,慢慢的…雙眼闔上之後,又是個不好的夜晚。

 

 

夢裡,李成鐘跟李成烈牽著手微笑的說著讓金明洙痛到連心臟都喘不過氣的話。他沒聽清楚夢中的兩人說了些什麼,只知道自己的胸口就像被針一樣的扎著。躺在床上,冒著冷汗,又一次驚醒。已經多久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了?這噩夢纏著自己多久了?每次都聽不到夢中的兩人說的話。又是個不眠夜。站起身,吃了藏在抽屜的藥,拜託不要讓自己病情惡化了。他可承受不起死亡。藥的苦澀蔓延在舌根揮之不去,大口大口的灌著水才漸漸揮去了苦澀。苦?沒比當兩個金明洙還更苦。沒比用自己柔弱的一面挽留著自己觸手不及的李成烈還苦。沒比自己用自己冷冽的一面愛著李成烈更苦了。眼淚又是熱熱的滾了下來,為什麼想到他就哭!為什麼!

 

 

隔天金明洙依然的去上學。頭多了熱脹感,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但他自己認為是昨天沒睡好而已。這人已經2天為了李成鐘的死去沒吃東西了。熱熱的感覺襲擊著自己的腦袋,感覺下一秒就會倒下。來到了學校已經顧不及什麼留言飛逝了,倒頭一趴就沉沉的睡著了。李成烈來到學校,坐的位置就是金明洙旁邊,他厭惡的不行為什麼得坐在害了自己暗戀那麼久的人死去的旁邊?不經意的碰到了金明洙的手臂,那熾熱的溫度。宛如火熱的愛情一樣,燒著也沒有人理會,碰觸的到,你怕傷害。

 

 

金明洙趴在桌面上已經4節課了,昏睡的情況不可忽視,被老師送到醫護室後李成烈就在旁邊顧著,用自己的手握住金明洙那修長且白嫩的手。「真的..不是我..」躺在床上的人突然皺了眉說起夢話來,李成烈詫異的看著接下來。「是你....李成鐘自己自殺的...」自己、自己、不是金明洙害的。所以我誤會他了?誤會了他的愛?「人格分裂....不是我的錯啊....」這人有嚴重的人格分裂症,一下可能乖的像貓可能下一秒就換上冷冰的眼神對著你。就像上次說的金明洙快要崩潰了。因為這樣他沒有人愛,藥物治療也漸漸沒有了效果,金明洙簡直快瘋了。

(下)

李成烈傻傻的盯著床上蒼白的人兒,心中的不捨像是放大了數百倍一樣。

「成烈...讓我愛你好不好....」金明洙用著幾乎快聽不到的聲音說著。但是李成烈還是在要轉身離開醫護室的時候聽到了。

 

之後金明洙就沒有出現在李成烈附近,不,是都沒有,宛如風一樣的來去自如。

李成烈焦慮。但他為什麼有那資格?

不喜歡,又恨他,還擔心他幹嘛?

李成烈慢慢的踏入了地獄。

「成烈!」李成鐘跑了過來,

「嗯?」摸了摸人兒的頭,寵溺的羨慕。

金明洙站在轉角默默的看著。

李成烈你會付出代價。

這時候不是金明洙了,而是L。

就是那所謂的人格分裂。

 

「金明洙!站到外面去」上課分心所以,

站在外面玩著手指的男孩是金明洙,人格分裂就是如此。

李成烈看著同班的人在這個時候才出現,不禁多看了幾眼。

怎麼跟上次看到的金明洙不一樣?他不是在ˊ轉角....。

「金明洙。」低沉的嗓音響起,金明洙抬頭。

李成烈。

「嗯。」冷冷的聲音跟剛剛玩手指的男孩好像有點不一樣。

「放學有空嗎?」李成烈盯著金明洙的眼,想看出什麼來卻又徒勞無功。

「有。」

說好要去逛街什麼的。

 

金明洙背著包包,等待著李成烈,這次沒帶著李成鐘。

就只有他們。

 

《我很愛你,我的病症成了我們的牽絆。》— 金明洙。

 

李成烈脫去了在學校的酷,換上了小孩一樣的笑容吃著鮮奶油咖啡。

白白的奶油沾上了李成烈的嘴唇旁。

金明洙看到,笑笑的,

 

用舌舔掉了。

李成烈愣了一下,剛剛心跳....。

這一整天下來,李成烈似乎不討厭金明洙了。

金明洙也,動了心。

 

「明洙啊...」李成烈拉住了他的手。

「有事?」

「我原諒你。」

金明洙不要原諒。他要愛。

需要的,迫切的。

「要我接受你的原諒,那為什麼不放棄李成鐘來喜歡我呢?」

李成烈愣了。

他真的好像比較喜歡金明洙

「我是真的原諒你!」抓著他的手,金明洙想從他的眼抓出點謊意,可惜,徒勞無功。

「是你先原諒我,可是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憑什麼原諒我,怎麼,喜歡我嗎?」冷冷的笑,跟剛剛的人,又不一樣了。

「知道嗎?我不是個正常人。」李成烈愣愣的,跟上次醫護室的夢話好像可以串起來。

「我小的時候,受了刺激,得了多重人格,你可能喜歡的是那個我原來的金明洙,也可能是那個冷的可怕的,你說被我害死李成鐘的L。」金明洙表情與世無爭,好像不是他的事情。

「我沒有關係,不管你是誰。」李成烈把金明洙摟進了自己懷中。

又吻了金明洙的唇,說明了他已經放下李成鐘,一切他都沒關係。

「算了吧。」金明洙推開了李成烈。

轉身離開了李成烈的視線。

 

金明洙再也沒出現過李成烈的視線中,像過往塵埃的一樣走了。

其實金明洙出國治療了,他決定要痛下心離開幾年,治療好自己,拋棄L,回來好好愛李成烈。

這次的賭注很大,可能李成烈會等他,也有可能不會。

不管結果如何,他都試試看。

 

2年了,你還安好嗎?

曾經的仇恨,我對你的愛。

李成烈你還在原地等我嗎,我對不起你,我先離開你了,我無聲無息的走,只是希望你不要離開我。

現在,讓我來挽回。

 

先前查好了李成烈的大學,便用自己在國外補修好的高中入校了。

 

「大家好,我是金明洙。」靦腆的笑容,跟當年玩著手指,用舌頭舔去自己的奶油的人,重疊了。

 

這次,你要怎麼選擇我呢?李成烈。

李成烈的選擇,當然是,緊緊不放。

 

創作者介紹

涵ヽ(●ゝ∀・●)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